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姚世敏 教育心路

每天都这样,快乐来自与教师在一起、与学生在一起,来自与书为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揭秘美军击毙山本五十六的三分钟  

2015-06-15 18:13:55|  分类: 时事观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1943年4月15日,尼米兹发出了名为“复仇行动”的命令,并在电报结尾处以个人名义预祝哈尔西“交好运,马到成功”!

哈尔西则把这一任务交给了所罗门群岛航空兵司令米切尔,并告诉他:“P-38机队要想尽一切办法击毙山本及其参谋人员,行动结束后迅速报告华盛顿,记住此次行动为绝密,战斗结束后立即销毁电文!”

米切尔领命后,马上召集具体执行任务的米歇尔上校和兰菲尔中尉,共同研究拦截方案。米切尔最初担心山本座机的飞行时间难以掌握,打算在其乘坐潜艇前往肖特兰岛时,出动飞机连舰带人一同击沉。

米歇尔上校对此表示坚决反对:“港口有那么多潜艇,我们怎么知道他要坐的是哪一艘?”

兰菲尔也同意米歇尔的观点:“我连驱逐舰和独木舟都分不清,更别提去找一艘没有任何标志的潜艇了!退一万步讲,就算我们找到了并把它击沉,山本也不一定会死,还不如让我在空中把他干掉,到时候山本必死无疑!”

米切尔想了想,觉得他二人说的有理,再加上山本平时素以严格守时而闻名,想必这次也不会例外,便还是确定了空中攻击方案。他们再根据上级提供的情报,精确地规划出己方飞机的起飞时间、飞行距离、航行速度和与敌人接近的时间地点,最终决定于4月18日7点40分,在布因海湾以北50公里的布干维尔岛上空拦截山本座机!

行动由P-38“闪电”式战斗机执行,这是美军不久前才设计出来的一种新式战斗机,以高速度、重装甲、强大火力著称于世,自在太平洋战场上服役以来,打得日本人闻风丧胆、叫苦连天,日军飞行员对其又恨又怕,称其为“双身恶魔”!

这次共有18架P-38参加行动,分为两个机群,从瓜岛起飞前往拦截,其中12架为掩护机队,任务是在高空诱开并纠缠住山本的护航战斗机,指挥官为米歇尔上校;其余6架为狙击机队,任务只有一个:击毁山本座机!指挥官则由兰菲尔中尉担当。

具体计划为7点35分与山本机群相遇,估计日本机队的高度为3000米,掩护机队将爬到6000米高空,引诱护航的“零”式战斗机,然后狙击机队从低空出其不意地展开突袭,一举击落山本座机!

1943年4月18日是星期天,这天天气很好,阳光灿烂,万里无云,正是视察部队的好时机,当然,更是偷袭的好机会。

早晨5点山本便起床,吃完早餐后,他换上军装,带着参谋长宇垣缠、副官福崎升、军医长高田、会计长北村、气象长友野和几个航空参谋,一起来到机场,准备分乘两架“一”式陆基轰炸机,前往前线视察。

登机之前,山本抬头望了望天空,满意地说:“今天真是一个适合飞行的好日子。”

6点整,两架陆基轰炸机准时从腊包尔机场起飞,紧接着,6架“零”式战斗机也腾空而起,以三三编队的队形分成两队,分别在山本座机左右两侧护航飞行。

一个半小时后,山本一行到达布干维尔岛附近,机队开始降低高度,岛上茂密的热带丛林清晰可见,距离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巴莱尔岛已经不远了。

在二号机上,机械师穿村递给参谋长宇垣缠一张纸条:“7点45分到达巴莱尔。”

宇垣缠长舒了一口气,之前他因为生病未能劝阻山本,对此已经后悔不已,这次硬着头皮陪山本一起来视察,更是提心吊胆,生怕途中出现什么意外,帝国军人是不怕死,但死也要死得有价值,被人在天上像打鸭子一样干掉,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,现在眼看还有15分钟就到了,真是天皇保佑啊!

而此时美军的P-38编队也正风驰电掣地往布干维尔岛飞来,飞行员们耳边似乎还萦绕着登机前司令官米切尔的命令:“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,也必须给我完成任务!”

P-38编队起飞后,在海面上整整低空飞行了两个小时,于7点34分抵达预定地点,只比山本座机的预期时间早了50秒钟!

掩护机队指挥官米歇尔看了看表,此时山本的座机应该出现在西面三英里处,但现在那边连个飞机的影子都没有!米歇尔越想越紧张,正在此时,前面的一个飞行员大声喊道:“发现敌机,左前方!”米歇尔下意识地往左边望去,果然,看到一群正在山前飞行的日军飞机,一共八架,其中两架是轰炸机!

米歇尔一下激动了,这个山本,还真是守时,与预期到达的时间分秒不差啊!

米歇尔开始转向东飞,与敌机航向平行后,开始爬高,并发出指令:“全体注意,扔掉副油箱!”

话音刚落,米希尔便猛地打开油门,率领编队迅速爬上6000米的高空。为山本护航的“零”式战斗机果然上当了,他们扔下山本的座机,一股脑儿地向高空的美军编队扑去!

正在此时,兰菲尔中尉率领狙击编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下方直扑上来!“零”式战斗机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,赶紧全速往下俯冲,但此时已晚,兰菲尔抢先一步,扭转机身,对准山本的座机就是一阵猛扫,当即打掉了山本座机的右翼!

兰菲尔得意洋洋地告诉米歇尔:“哥们,我成功了!”他这样说是有道理的,因为日军的“一”式轰炸机一旦起火,就无法着陆,而且这样低的高度,即使是跳伞,也是死路一条!

与此同时,参谋长宇垣缠的二号机也遭到阻截,飞机急忙下降高度,再来一个90度的急转弯,宇垣缠往前看去,只见山本的一号机冒着黑烟,燃着大火,在摇摇晃晃地低飞,他心急如焚,马上命令:“追上一号,快点追上一号!”

但一号没赶上,美军飞机倒先过来了,二号机本能地来了个急转弯,当再次恢复水平飞行时,一号机已经从视线里消失了,只见密林中一股黑烟直冲云霄,宇垣缠目瞪口呆,失魂落魄地望着远方,知道一切都完了。

还没等他从悲哀中恢复过来,一架美军飞机呼啸而至,“扑扑扑”地一阵猛扫,打得二号机燃起大火,剧烈摇晃。二号机的机长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飞行员,他猛推驾驶杆,试图在海上紧急迫降,这是目前唯一能够求生的方法。但还是晚了,二号机受伤太重,未能在海面上平稳降落,直挺挺地砸在海面上,向左翻了一个个,沉入海底。

万幸的是,宇垣缠只是受了重伤,保住了性命。

仅仅只过了三分钟,战斗便宣告结束,周围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,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但在日美那边,却是截然不同的冰火两重天!

大喜过望的米切尔得意洋洋地向“蛮牛”哈尔西发来电报:“米歇尔少校指挥的P-38式机群,于今天上午7点半击落了由密集编队护航的两架日军“一”式陆基轰炸机,还击落了三架“零”式战斗机,我方仅一架P-38尚未返回,胜利属于我们!”

十分满意的哈尔西立即回电:“祝贺你们成功!在猎获的鸭子里面,看来夹着一只孔雀!”

第二天上午,哈尔西在舰队例会上宣读了米切尔的电报,大家欣喜若狂,鼓掌叫好。哈尔西撇撇嘴,装作不屑地说:“得了!这算什么?我本来想把那个坏蛋用铁链牵到宾夕法尼亚大街上游行示众,让大伙儿踢他屁股,那才叫好玩呢!”

收到报告的尼米兹也很高兴,不过相比其他人,他还有一丝忧虑,日本人会不会察觉出我们已经破译了他们的密码?如果他们就此修改了密码,加大难度,那我们又得花好大一番工夫了。

尼米兹的忧虑是有道理的。按照常理,日本人有一万个理由怀疑他们的密码的可靠性,因为这件事的破绽实在太多了。青天白日的,16架美军战斗机跑到布干维尔岛来干吗?如果是为了攻击日军舰队,那怎么连一架轰炸机都没有?而且,他们偷偷摸摸地在30米的低空爬了两个小时,如果按照正常飞行,根本不需要这么低也不需要这么久,明摆着就是来找日军两架“一”式轰炸机的麻烦的!

但让尼米兹没有料到的是,日本人压根儿就没往常理上去想。

日本的文化中有一个很奇怪的特征,即极度相信权威。他们认为日本海军的密码强度非常高,是无数顶级密码专家的心血结晶,而且,山本所用的密码是最高级别的,之前使用的密码也刚刚换过,因此绝不可能存在密码被破译的情况。

所以,日本人只是单纯地对山本的死表示震惊和难过,却从没想过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更可怕的危险。

1943年4月18日下午2点30分,一封电报直发东京,当即震惊了日本海军全部首脑!海军省内惊慌失措,像爆发了一场大地震。海相岛田、次官泽本、军令部总长永野、军令部次长伊藤、第一部长福留繁,全部留在部里,通宵待命,紧急磋商应对之策。

4月19日,山本的尸体在布干维尔岛的密林深处被找到。山本左手握着军刀,套有白色手套的右手放在左手上,头耷拉在军刀上方,左下腋微微靠着椅把,胸前流出的血液染红了白色的手套。奇怪的是,山本的遗容看上去是那样安然、端详,跟活着时一样,完全不像是被击落至死,反倒有点像从容不迫的自我了断。本文摘自:《对决太平洋》,作者:鲁言,出版:东方出版社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